疫情反弹海外中餐业还撑得住吗

中国侨网10月14日电 题:疫情反弹,海外中餐业还撑得住吗?

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给各地中餐业带来不小的冲击。

疫情期间,为满足当地中资企业人员和华侨华人对中餐的需求,也为了尽量减少餐厅亏损,在巴西圣保罗经营淮扬菜餐厅的陆跃军想到了家乡的扬州包子。他带领厨师们制作冷冻包子,并借助微信等手机应用程序推广。这个创新很快获得成功,餐厅不断收到来自在巴中企的“大单”。中秋节期间,陆跃军又发现疫情影响到月饼的进口,而且当地少有苏式月饼,于是他制作并推广多种口味的苏式月饼礼盒,广受欢迎。

英国伦敦中英工商联主席韦朝贺也在疫情期间做了许多公益工作:组织建立各行业及业主互助群,搭建抗疫互助资讯平台,为当地医护人员及华人业主免费寄送各类防疫物资,联手国际公益部门搭建针对华人的共享公益平台……“团结起来力量大。”韦朝贺说,希望通过自己的微薄努力,为同胞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虽然处境艰难,但海外中餐业者在积极自救的同时,不忘为身边的同胞和当地社会送去力所能及的帮助。

美国中餐业联盟总会会长陈善庄表示,很多从事餐饮业的华人因疫情被迫失业,虽然当地政府提供援助,但援助金大部分用作员工薪金,大量餐厅仍难以支撑房租和地税等成本负担。

英国伦敦一家中餐馆的经理姚迪说,尽管政府的免税和补贴政策曾带来一轮餐饮消费回暖,但疫情二次暴发,新的封城政策开始实施,中餐业前景惨淡。因为难以支付租金成本、市区管控严格和客流量不足,当地多家中餐厅已经停业。他所在的餐厅也因疫情损失惨重,以前餐厅在假期内仅每天招待游客的“旅游团餐”营收就可以达到1000英镑,而今年该业务已全部消失。

西班牙巴塞罗那中餐厅为侨胞们分发的爱心中餐。浙江省侨联餐促会 供图

“这是不言之教。”潘懋元的第一位藏族博士巴果说,自己当了老师后,也会特别认真地修改学生的文章,回到西藏,巴果为西藏大学申设了高等教育学位点,遇到问题时她依然常向潘懋元请教。

疫情反复 “难”仍是关键词

难中求变 发掘新机遇

厦大开设高等教育学40年来,潘懋元共培养(含间接培养)326名博士研究生和759名硕士研究生。事实上,无论是不是自己的门生,凡是来求教的,他都真诚分享经验。

30年来,学术沙龙成为学院的传统,也在其他老师的教学中得到沿袭。

在纽约、华盛顿等地的唐人街,“喜喜烧腊饭店”、富春楼中餐厅、“好旺角”烧腊粥面店等多家深受食客喜爱的老字号也因疫情打击而关门,一些新开的饭店也纷纷歇业,中餐业者处境仍然艰难。

日本横滨老字号中餐馆招福门则将目光投向送餐机器人,希望以此吸引顾客进店。这位“新员工”能自动行驶、回避障碍,到达后发出语音通知,还可以与顾客面部表情互动。负责人介绍称,招福门主打港式茶点,送餐机器人和过去港式茶餐厅里,一边推车走动一边高声呼喊点心种类的“点心仔”,有异曲同工之妙。他表示,引入机器人不仅可以提升客人用餐的安全感和体验感,还可通过AI技术来提高传菜效率,节省劳动力。

从年少时立志当老师到开创和深耕中国高等教育学科,潘懋元和教育教学一直“较着劲”。

尽管疫情令餐饮行业遭受前所未有的打击,但谈及海外中餐的长远发展前景,业者们不乏信心。

“教师很容易成为有幸福感的人”

耄耋之年,他仍然坚持做研究、上讲台、带研究生。毕业生陈春梅回忆,某年去广西,乘飞机、大巴辗转几个小时,潘懋元的精神状态却不输年轻人,令人佩服。

吉隆坡百年“唐人街”疫后复业,冀以文化牌迎挑战。中新社记者 陈悦 摄

意大利罗马“封城”期间,侨胞的出行和采购面临诸多不便。“作为‘封城’后唯一一家坚持外卖送餐的中餐厅,我们一直坚持给罗马的中资企业及华侨华人同胞送餐。”意大利罗马温州工商总会秘书长何建锋笑言,他自己就干了一段时间的“外卖小哥”。

年初开始经营餐厅的冯燕直言,“疫情总会过去,生意终将恢复。”

冯燕在印尼雅加达的火锅店开业大概八个月,经历了两次疫情防控的关闭。为了不让店里的几十名员工失业,也为了餐馆的生存,餐馆每天推出不同菜品搭配的外卖盒饭,还提供可上门服务的火锅外卖。餐厅严格做好各环节的防疫措施,外卖业务量也一天比一天多,冯燕有信心“熬过”疫情。

1920年,潘懋元生于广东汕头。15岁时代兄上课走进小学讲堂,投身教育学习、实践和理论研究中,从小学、中学一直到厦门大学。

20世纪80年代起,他同研究生建立了一种家庭访谈制,“邀请学生到家里来,从天下大事到个人生活,从学术争论到工作方法,清茶一杯,无所不谈。”潘懋元说,这样容易谈出许多真实想法,也密切了师生感情,“不仅学生从中颇有收获,导师也可以得到许多有价值的知识”。

年初暴发的疫情让海外中餐厅的生意遭遇重创,而近期部分国家疫情出现反弹,不免让中餐业者的处境雪上加霜。

陈春梅告诉记者,每逢过年,潘懋元都让她统计留校的学生,提前请吃年夜饭,给每个人发“压岁钱”,甚至邀请到家里过年。

在巨大的生存压力下,求新求变成为海外中餐业者的共同选择。

新西兰连锁餐饮品牌金味德兰州拉面业主阳敏也表示,原本5月份新西兰解封后,餐馆生意已经有了复苏迹象,然而8月份奥克兰再次“封城”,生意又进入“寒冬”。他说,“现在店里的客流只有疫情前的30%左右,短时间内很难恢复。”

意大利中华楼中餐厅董事长何建锋则表示,正好利用疫情期间“清闲”的机会,研究更高质量的菜品。他认为,中餐在海外虽然很受欢迎,但长期以来难摆脱低端、廉价等刻板印象,“不妨将这次危机转化成机遇,开发精致菜肴、优化用餐环境,用全新的形象迎接中餐的复苏。”

“从事教学与科研工作的人,可以退而不休,继续从事脑力活动,”潘懋元说,“大脑的运动比身体的运动更有利于长寿。”如今,他仍然每天工作6到8小时甚至更长。

美国新泽西州中餐业者为开放堂食做准备。(美国《世界日报》/谢哲澍 摄)

近期,部分国家疫情又出现反弹,面对如此困境,海外中餐业者纷纷在防疫与复工的双重考验下积极应变,寻找出路。

“许多成就,往往要靠一辈子的辛勤劳动与不懈探索之后才能取得,可谓‘大器晚成’”。潘懋元说。

潘懋元是老学者,却对新事物始终敏感。“积极向年轻人学习,这是防止思想落后于时代的有效方法。”亦如他常引用的古语,“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是而已。”

“教学生最基本的一点是爱学生。”潘懋元说,“教师很容易成为有幸福感的人,即使学生毕业很多年了,师生关系都永远存在。”

潘懋元对学生包容慈爱,但对课程要求极高,最忌讳迟到,一门必修课要求每人完成5篇论文。这意味着他要批改上百篇作业。收到连标点符号都逐字批改的“花脸稿”时,学生们敬佩惊叹之余,也不禁深深触动和反思。

虽然境况艰难,新西兰皇后镇华人商会会长阳敏仍坚持给每名员工发放补助。此外,他还组织参与各类活动,邀请皇后镇市长与华人居民进行面对面交流,并为中国留学生提供口罩、消毒液等防疫物资。“大家在外都不容易,特殊时期就应该互帮互助,一起渡过难关。”阳敏说。

回顾一生教育研究工作,潘懋元说要“敢于失败”“敢为人先”。20世纪80年代,看到中国高等教育研究仍处空白,他在厦大开创了高等教育学科,在花甲之年“迎接人生的第二个青春”。

共渡难关 温暖同胞回馈社会

小侨也相信海外中餐业者一定可以凭借自己的勤劳和智慧,突破困境,寻求生机!

1978年,潘懋元在厦大创建中国第一个高等教育研究机构;1984年,他组织编写了中国第一部高等教育学著作;先后成为中国第一位高等教育学硕士生导师和博士生导师。

“从不把自己当老人,只把自己当老师”

在奥地利从事中餐业三十余年的朱茂奏认为,“这次的危机也许是助力餐饮业者脱颖而出的一个转机,相信海外中餐业会回归之前的繁荣。”

在纽约华埠经营了65年的新莲香饭店不敌疫情关门。(美国《世界日报》/颜嘉莹 摄)

中秋节期间,美国波士顿地区八所高校的中国留学生收到了来自“筷乐湘聚”中餐厅的爱心午餐。餐厅负责人李银花说,在疫情期间,餐厅在留学生和华人顾客的大力支持下得以挺过难关,希望回馈社会,在节日期间为身在异乡的留学生们带来“家的味道”。为避免集中取餐,餐厅与熊猫外卖送餐公司合作,直接将午餐送到学生宿舍或居住地。

“我在西班牙从事中餐行业三十来年,经历过很多艰难时期,这次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难。”西班牙巴塞罗那青田同乡会会长周建虹说,近期西班牙疫情反弹,再次打击中餐业,受到客流量下降、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因素影响,很多中餐厅仍然关着门。

对于教育前沿课题,潘懋元保持着密切的关注。疫情期间,他也尝鲜“云教学”,成了高龄的网课教师。潘懋元说,疫情虽是不好的事情,但在教育上催生很多好的东西,促进了网络教学大发展,这是过去没有想到的。

“最近的教学科研进展如何啦?有一阵子没听到你的消息,挺挂念的……”尽管学生毕业后奔赴各方,潘懋元仍和他们维持着不定期的联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