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教师职称咋评更科学相关不良倾向如何破

新华社北京9月13日消息,为进一步完善高校教师评价机制,人社部、教育部前不久发布的《关于深化高等学校教师职称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中,明确提出克服在高校教师职称评定中唯学历、唯资历、唯“帽子”、唯论文、唯项目等倾向。

相关不良倾向如何破?改革还要过几道关?新华社记者就此走访了多地高校与相关教育管理部门。

其四,用“泼脏水”煽动仇视国家。

“教学为要。”该院院长陈跃红表示,南科大学生急需改善他们的中英文写作能力,“因此我们在引进教师的时候,不看他的帽子和论文,就看能不能教好。”

如今,越来越多香港市民从“修例风波”以来的惨痛教训中意识到,只有筑牢国家安全屏障,香港才能摆脱动荡和纷乱,重回良性发展的正轨。香港研究协会日前公布的调查显示,66%的受访者“非常支持”及“支持”实施香港国安法,63%的受访者支持设立中央驻港国安公署,近80%的受访者认为香港国安法实施不会对香港造成负面影响。

李柱铭之流的言论刻意歪曲宪法和基本法以及香港国安法之间的关系,存心把“一国两制”的“经”念歪。武汉大学两岸及港澳法制研究中心主任周叶中指出,基本法根据宪法制定,效力源于宪法;宪法与基本法共同构成香港特区的宪制基础。全国人大涉港决定和香港国安法是根据宪法出台的,二者均来自宪法第31条的立法授权。

香港国安法颁布后,香港法律界一些人跳出来高声反对。他们喊得最响的,当属称行政长官指定法官负责处理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将“损害司法独立”,称应由独立的司法机构决定审理国安案件法官。

浑水摸鱼是反中乱港势力的老把戏,过去常以“宪法管不到香港”为由明火执仗对抗中央管治权,如今又如法炮制用于诋毁香港国安法,企图误导舆论质疑立法的正当性、合理性。这种“新瓶装旧酒”的招数违背基本法理,只会徒增笑柄。

——伤科研。我国社会科学引文索引《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即“C刊”)设计研制者南京大学苏新宁教授指出,部分高校还存在论文评价机制问题:通过论文评价教师学术能力时,忽视论文质量,只看论文发表刊物的“影响因子”、是否SCI期刊、是SCI的一区或二区,错误地将评价期刊的指标等同于评价论文价值的指标。部分高校将在SCI期刊上刊发论文与重金奖励挂钩。

且看他们的包装何其低劣、表演何其蹩脚——

移花接木、撒谎造谣是反中乱港势力在去年“修例风波”中惯用的手段,这一次他们又故技重施。香港国安法明确规定保护香港居民依法享有的权利和自由,却被他们污蔑成“举张白纸也会被捕”;特区政府提醒“港独”口号涉嫌违法,并公布香港国安法第43条实施细则,却被他们贴上“打压言论自由”的标签;还有一些组织和个人一边妄称“国安法已造成寒蝉效应”,一边上演“呼吁国际社会声援”的苦情戏。

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专业技术人员管理司方面表示,下一步将按照党中央、国务院要求,会同教育部等部门进一步加大工作力度,按照深化职称制度改革工作安排,广泛开展调研论证,充分听取广大教师意见建议,加快完成高等学校教师和实验技术人员职称制度改革,使广大教师充分享受改革的红利。

相关不良倾向影响亟需改正

——更看重“教学好”。“华松上课有三宝,案例、板书、喝水少。”南京林业大学理学院副院长蒋华松扎根讲台30多年,是学生心目中的“数学演说家”。在他的职称评审材料中,没有论文,仅有一项署名排在第3位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以及《高等数学》等教材专著。2019年,南林调整政策,蒋华松通过主要面向教授公共课、基础课老师的“教学专长型”类别评上正高级职称。

“公平关”。“评价标准要因人而异、因校而异。”陈跃红表示,但学历、研究能力、学术成果、代表作等专业评价指标本身是必需的,也是保障职称评审公平的基础,不能抛弃。

南通大学服务地方工作处处长高江宁介绍,该校出台新规,对科技人员在科技成果转化活动中承担的项目和经费,视同相应等级的政府科技计划项目,并在职称评定等方面给予同等对待,激励效果明显。

——更看重“能转化”。山西农业大学园艺学院蔬菜专业的李灵芝老师,从事农技推广5万多亩,实现亩均增收2000元以上,培训菜农和贫困户近万人次,带动种植户30000户以上。但如果按老规矩评职称,她这些成绩还比不上一篇SCI论文。学校探索并实施“推广型教授”职称评审新规后,她获评正高级职称。

无怪乎有传媒人士看不下去,投书媒体说,香港国安法针对的四类罪行并非一般人可以有机会干犯,“若你不是搞‘港独’‘颠覆政权’就不关你事!”连日来,香港社会有识之士纷纷站出来,呼吁广大市民不要错信“揽炒”派政客的谎言。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主席马恩国一针见血地指出,反对派的言论是在“讲大话”(粤语意为说谎),目的还是误导市民。

针对依法成立中央驻港国安公署,香港一些别有用心之人罗织谎言,与境外一些势力、政客、媒体合谋,诬称公署可在港“随意抓人”。

苏新宁等专家指出,“畸形”的评价标准与物质利益将正常的科研评价异化为“学术GDP”。这一方面导致国内高校不必要的版面费开销“暴增”,另一方面诱发学术不端行为。

北京理工大学人力资源部副部长杨静说,2019年学校新增设专职辅导员岗位,单独设置辅导员系列职称晋升条件,并在职称评审工作中实行单列指标、单独评审。工作成绩优秀的辅导员可晋升高级辅导员、正高级辅导员职称,分别与副教授、教授同级别。

受访专家指出,职称制度改革从探索尝试到制度落地之间还需闯关。

国泰民安是人心所向、众望所归。短短十天,香港国安法的积极效应已经显现。香港金融市场保持稳定、交易活跃,各类市场主体通过一系列理性决策为香港未来投下“信心票”。香港正由乱入治,蒙尘的“东方之珠”正重新被擦亮。反中乱港势力妄想阻挠香港国安法实施,“新装”裱得再费心,“老调”唱得再卖力,都注定落寞收场。

其二,用“司法独立”绑架宪制秩序。

——伤教学。“以往评职称,往往只看重发了几篇论文、出版了几部专著、拿到几个课题等量化指标。”多名高校教师告诉记者,教学质量好不好、学生是否有进步这些难以量化的内容在职称评定考察中被“边缘化”。这挫伤了教师的教学积极性并对学生造成不良影响。多名在校大学生抱怨,部分职称高、头衔亮的科研明星,上课时或照本宣科或匆匆忙忙,“感觉自己对老师来说很多余。”

“导向关”。哈尔滨工业大学校长周玉等高校负责人表示,高校职称评审标准要努力破除“官本位”,拒绝“权力导向”;要反对学术腐败,倡导健康的学术批评,拒绝“圈子导向”;还应当让学术评价与高额物质利益“脱钩”,拒绝“票子导向”。专家表示,“瞄准重大创新,以贡献力为重要评价指标是改革的重要导向。”

职称制度改革仍需闯关

江苏一高校学科带头人告诉记者,他发现每年在国内高质量学术期刊上发表的有他署名的论文中,有约三分之二他自己并不知情。“莫名其妙就收到论文录用通知,部分论文的通讯作者至今仍未与我联系。”但青年教师发论文却是“难上加难”。

事实胜于雄辩。香港国安法明定,驻港国安公署只在三种特定情形下对极少数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行使管辖权。正如南开大学台港澳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李晓兵所言,法律已有严格规范,驻港国安公署定会严格依法履行职责、依法接受监督,不会侵害任何个人和组织的合法权益。

沈阳师范大学人事处处长周振田建议,应鼓励高校教师更多成果发表在国内有影响力的期刊上,培育中国自己的学术价值评价体系。

——更看重“有专长”。日前,南方科技大学人文社科学院聘用一名临界态物理学专业的科幻作家为一级讲师,教《交流与写作》课程;引进一名无论文无项目的“海归”教创意写作,仅因他曾在海外4所大学任教,擅长教授中英文写作。

“自主关”。“目前国内不少优秀创新成果首发在国外期刊上”,苏新宁提醒有关部门应注意日益突显的知识产权流失问题。

反中乱港势力就是妄想在香港社会制造新一波“人人自危”的恐慌,蒙蔽对新法还有待深入了解的市民,以毫无根据的谣言施以恐吓,进而挑拨、煽动人们对抗中央、仇视国家。

(原题为《高校教师职称咋评更科学?——聚焦高校教师职称制度改革》)

香港国安法生效后,乱港分子李柱铭先是迅速“变脸”,自诩“一国两制”坚定捍卫者,随后又耐不住本性登报声称,所有与特区相关事务只能按基本法办,全国人大及全国人大常委会“均没有权为港制订任何法律,包括国安法”。市面上的一小撮反中乱港分子也跟着叫嚣“撤销国安法”。

自回归以来,香港法律界一些人始终不愿正面理解和认同中央的全面管治权和特区的行政主导体制,《东方日报》评论文章直言,攻击香港国安法的所谓“法律观点”背后,“是政治取向的问题,是人的思想和心态问题,是国家意识、国家观念的问题”。

其三,炒作“以言入罪”制造恐慌。

分析人士指出,这是典型的偷换概念。“基本法规定香港的政治体制是以行政长官为核心的行政主导体制,香港国安法相关规定在宪制高度上符合基本法的整体秩序。”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田飞龙说,以“损害司法独立”名义攻击香港国安法,本质上是扭曲宪法与基本法确立的特区宪制秩序,企图凌驾立法权和行政权搞“司法独大”。

南林人事处处长孙松平介绍,以“教学专长型”参评职称基本条件是年均教学工作量达到600当量课时,此外还要看其他教师和学生的评价,学校督导组也会听课,根据学生能力培养、课程教材建设等方面综合评价。

为确保公平,北京理工大学建立专家资源库,探索强化同行评议制度,在学院初评过程中,引入不少于三分之一的校外同行专家,在第二轮学校送审环节也增加了外送样本量,由以往的三四份提升到九份,通过参考高水平的专家评审保障评聘质量。

——伤教师。“帽子”、项目、奖项等学术荣誉、资源容易向少数官大、资深的教师集中,对高校青年教学科研工作者成长产生不利影响。

其一,以曲解基本法诋毁香港国安法。

瞒天大谎犹如风中的肥皂泡。连日来,反中乱港势力利用掌握的媒体资源,不断散播“香港已死”“‘一国两制’已死”等耸动言论,妄图再次挑起恐惧和仇恨,幻想以此“围困”已然生效的香港国安法。他们才是要扼杀香港、戕害港人、破坏“一国两制”的毒手,香港社会已经愈加看清他们的本性。

当前已有部分高校针对职称制度改革进行有益探索。

“青椒”本是高校青年教师用于自称的网络词语,现在却被“青焦”一词代替。不少青年教师说,自己既要授课又要带学生,既要顾家带娃又要挤时间做科研,申请项目时比不过资深前辈,可如果几年内拿不到若干重大课题、没有在高质量期刊上发几篇论文,很可能就被直接淘汰。